全球最大商品交易商还债:嘉能可清库存 锌价狂跌

发布时间:2015-9-24    来源:本站

今年以来,全球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可谓一片哀嚎声。由于全球经济不景气,导致大宗商品价格连创新低,全球最大商品交易商瑞士嘉能可近日宣布,为减轻债务,旗下位于非洲的两个旗舰铜矿将停产18个月,其铜产量减少约20%,为年内最大规模减产。不过,业内人士却认为,嘉能可此举或无法改变全球铜价连续6年徘徊低位的局面。
  与此同时,嘉能可出清部分商品库存,以协助偿还债务,可能有大量锌涌向全球市场,让本就下跌的锌价进一步承压。受此影响,9月22日LME3个月期锌盘中一度下跌近3%至1633美元/吨,为2010年6月以来最低水平。
  有色金属板块各品种今年以来纷纷走弱,尤其是上市时间较长的铜铝铅,已经跌至近几年来新低。相对于铜铝铅,有色金属锌算是抗跌的一个品种,但是正如法国巴黎银行(BNP)金属策略师StephenBriggs所言,“大量锌涌出仓储库,对市场是一个巨大冲击。”
  锌价创5年来新低
  市场连续走弱,9月22日,沪锌期货盘中报收13530元/吨,创下5年来新低,下跌155元/吨,跌幅1.13%;伦敦金属交易所(LME)3个月锌期货一度下跌3%至1633美元/吨,为2010年6月以来最低水平。
  对于金属锌的暴跌,市场人士认为,或许与嘉能可上月发布的中期财报有关。此前,嘉能可宣布一系列举措以降低300亿美元的净债务后,该公司可能给本就供应富足的市场再添阴霾。此外,嘉能可上月在发布中期财报时表示,正在削减15亿美元“高流动性库存”。
  与此同时,上周,该公司又宣布,将运营资本再缩减15亿美元,虽然没有公布出售库存细节,但所采取的方式包括扩大出清库存。此前,有消息称,LME锌库存自8月初以来激增逾40%,让投资者措手不及。因预期大型锌矿关闭将导致供应短缺,投资者今年初还将锌作为主要金属投资目标。
  “LME锌库存从年初的70万吨降至8月中旬的43万吨的阶段性低点之后,快速回升,目前LME锌的库存在60万吨的水平。我们认为,锌库存的快速增长,就是和嘉能可的库存释放有关。因为美元面临加息,库存回落符合预期,远月锁定融资收益率下降(甚至远月升水缩小背景下可能面临融资亏损)。”南华期货分析师方森宇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由于嘉能可持有的色金属库存极大,所以一旦嘉能可大举向市场抛售锌库存,这就会导致市场买卖方失去平衡,市场只有卖方在抛货,而缺少有实力买家来买货,这对市场情绪上的影响更大。另外,在不知道抛售具体量和具体时间的情况下,估计市场上没有买家敢轻易反向操作。”招商期货分析师许红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许红萍认为,8月至今新奥尔良仓库锌增加20万吨左右,并不是囤货的表现,更多是受制于现货抛售困难,而期锌给出较好升水结构,吸引部分隐性库存回流(卖期货比卖现货收益更好),其中不乏嘉能可大量隐性库存回抛期锌的可能,市场预计量为15万吨左右,但回流15万吨之后,连续3天共回流近5万吨造成市场恐慌,担心有更大抛售量,远超过市场买方能接受的量,最终导致锌价大幅下跌。
  另外,对于嘉能可清库存的方式,光大期货有色金属研究总监徐迈里表示,直接抛售至现货市场可能性较小,因为现货市场容量相对较小,会造成清货周期长,打压价格明显的后果,通过LME卖出交割是相对更好的选择。我们不能确信嘉能可是否真的会出清锌库存,但是出清LME精炼锌要比出清锌精矿容易得多。
  业内人士指出,嘉能可最大头寸依次为:锌、锡、镍、铜,如果真如市场猜测,嘉能可弃锌保铜,大举抛售锌,那么对于锌价或将是致命一击,锌价或再下一个台阶,20%左右跌幅或降至12000元/吨附近,当然这也是最坏的局面。
  一德期货分析师车美超认为,其实从当前基本面看,并没有市场上反应得那么悲观。2016-2018年锌矿的减产会使供应减少,需求并无大幅减少预期,后期锌供应整体仍倾向短缺,这会为低迷的锌价提供有力支撑。之前有消息称,8月开始,嘉能可在新奥尔良仓库的锌库存就在激增,是有囤货待涨的可能,不过现在看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铜会下一个沦陷?
  作为全球最大的商品交易商,瑞士嘉能可的地位堪比银行业中的高盛,旗下拥有铜、锌、煤及谷物等几乎全部大宗商品交易,对全球大宗商品价格走势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9月初嘉能可宣布,基于大宗商品经营环境的严峻,旗下非洲赞比亚的Mopani铜矿和刚果民主共和国Katanga省的矿业公司将停产18个月。
  这将导致其铜产量减少40万吨,约占嘉能可旗下铜产量的20%,为年内最大规模减产。受此影响,9月9日当天LME3个月伦铜期价跳涨4.4%,至每吨5345美元,盘中一度升至6周高点的每吨5378美元。不过,近日锌价暴跌,使得市场投资者担心铜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对此,一德期货分析师吴玉新认为,铜是嘉能可的重要产品之一,如果嘉能可财务状况未能缓解,铜业可能作为抛售的对象,若真发生,铜价难免会下跌。不过,市场近几年对铜、锌不同的看法导致市场操作不同,锌一致看多,而铜看空氛围较浓,在这种格局下,嘉能可锌裸多头占比会较大。
  再者,吴玉新认为,我们通过敏感度分析看,同样情形下,铜的10%的波动对公司影响相当大,所以嘉能可可能会放弃锌来全力保铜,嘉能可停产两座分属Katanga和Mopani矿业公司产量较大的铜矿,半年报数据也显示铜产量在下降,而锌产量却增加。最后,我们看铜库存方面,未有明显的变化,现货也维持升水结构。总体看,嘉能可事件或对铜影响有限。
  另外,国内龙头有色金属企业江西铜业副总经理吴育能表示,虽然大宗商品牛市时代已经过去,市场大多觉得中国消费很差,但实际上只是消费增幅减少,铜价上行空间还很大。
  吴育能对记者表示,国内至少80%以上的矿商处于亏损状态,云南地区许多小矿场已经倒闭,铜的开采、冶炼等成本将成为其价格走势的重要支撑。
  “即使从风险敞口的角度去分析得出的结论也是,嘉能可大幅抛售铜库存的可能性目前不大,一旦嘉能可放弃在铜市场的抵抗,铜价可能加速下滑,进一步使自身陷入恶性循环。与锌相比,铜的产业链还是有一定区别的。”徐迈里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由于铜产业链抗风险能力更强,很少有企业会留有明显的风险敞口,因此空铜会遭受产业链的强烈抵抗。此外,全球铜过剩量不到40万吨,为全年消费量的1%-2%。只需小规模的减产,便可改变阶段性供求平衡关系。
  除非有场外资金大量入场空铜,否则想通过铜市围剿嘉能可的可能性并不大。对此,许红萍认为,虽然市场普遍认为铜过剩,但过剩量在基本金属当中是最小的(很容易变成短缺),库存也是最低的。
  与过去高铜价时的显性库存相比,如今的库存水平已经很低。假设铜价再跌,库存水平将更低。因此,整体市场压力不算特别大,短期价格也接近高成本矿山的成本,供应端不确定减产不断发生,对铜价是正向影响。铜价继续下行需要矿山改造升级,实现高成本向低成本转化。因此,短期铜价走势会相对偏强。

 

上海有色金属电子商务公司免责声明:
本文为转载稿,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立场无关。上海有色金属电子商务公司不对其中包含或引用的信息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对于任何因直接或间接采用、转载本文提供的信息造成的损失,上海有色金属电子商务公司均不承担责任。

[ 建议使用IE7版本以上浏览本站 ]
上海有色金属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浦东新区福山路450号13层B座(新天国际大厦)
copyright © 2011 Shanghai Metal Exchange Co., Ltd 沪ICP备120077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