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求仍是铜价走向标尺

发布时间:2015-3-12    来源:本站

英国《金融时报》3月11日消息:自今年1月达到五年内最低点以来,铜价已出现反弹,为人们带来一线希望,期待春节的结束或将使中国这个全球最大铜消费国产生新的铜需求。

  然而,在春节假期结束两周后,铜消耗量真正复苏的迹象仍未出现。上个月,中国对铜的进口量已跌至201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需求恢复的强劲程度,会显示出买方是否只是在推迟买入,还是中国经济放缓的影响在继续,中国经济放缓正在侵蚀房地产和基建等需要在供电线路中使用铜的产业。

  虽然中国央行今年降低了利率,但中国并未出现推出刺激举措的明显迹象。在上周开幕的全国人大年度会议中,中国领导人设立的经济增长目标是自1999年以来最低的。

  春节假期结束以来,金属分析师和交易商已云集中国,试图对市场的基本状况作出判断。这种现象表明,中国对全球市场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中国消耗了嘉能可(Glencore)、必和必拓(BHP Billiton)和智利国家铜业公司(Codelco)等企业所开采铜矿40%以上。

  铜的命运取决于电网的建设,以及汽车和消费品中的供电线路。

  此外,矿商还希望,在诸如电动汽车、风力发电机和高效电源变压器等产品中,铜也能找到未来。

  力拓(Rio Tinto)相信,今后10年,为满足全球对铜的需求,全球每15个月就需要一座智利Escondida铜矿。目前,Escondida铜矿年产量逾100万吨。

  然而,铜价的走向却让这些乐观的预测落空。今年1月,由于亲眼见证中国需求减弱的中国国内基金的押注,铜的价格急剧下跌,比去年夏天低了25%。

  来自上海期货交易所(Shanghai Futures Exchange)的数据显示,春节假期结束之后,上述基金并未削减其空头头寸。

  根据上海期货交易所的数据,上海混沌投资公司(Shanghai Chaos)旗下的混沌天成期货(Chaos Ternary Futures),加大了交易量最大的5月份到期铜期货合同的空头头寸,在周一增加了1242手。数据显示,该基金最早建立这一头寸是在2月份。

  据麦格理(Macquarie)称,该基金去年11月底首次以做空铜引起注意。

  中国最大铜企江西铜业(Jiangxi Copper)旗下的全资子公司金瑞期货(Jinrui Futures),持有5月到期铜期货合同的最大多头头寸——尽管该公司在1月铜价急剧下跌之后已开始增加空头头寸。

  “人们仍然看空铜。”英国商品研究所(CRU)北京代表处分析师李春兰说,“他们从下游用户那里了解到,现在市场情绪不乐观。”

  各仓库里的铜库存一直在增加。上海期货交易所监管下中国各仓库的铜库存今年增加了一倍,达到22.4万吨,显示需求疲软。

  CRU数据显示,国内铜现货的溢价也有打折的趋势。

  杰富瑞(Jefferies)分析师盖尔?贝里(Gayle Berry)表示:“客户有紧张心理,不愿下单,而交易商担心价格还会下跌,也不愿积压太多库存。”

  在中国以外,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监管下各仓库也出现了铜库存增加。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 Générale)表示,随着交易商卸货,铜库存到今年夏天可能增加一倍。

  杰富瑞表示,尽管春节后库存增加并不罕见,但库存在本周继续增加,显示市场已经饱和。

  全球一些依赖铜业务的大型矿商持乐观看法。

  瑞士资源企业嘉能可本月对投资者表示,尽管信贷吃紧、以及今年春节比往年来得晚,导致中国买家从12月中到2月一直缺席,但一些迹象显示中国买家已开始恢复活跃。

  嘉能可首席执行官伊凡?格拉森伯格(Ivan Glasenberg)表示:“我们确实相信,铜正在进入供给不足时代。这是基于需求保持现有水平、以及中国保持增长做出的判断。

  “而一个关键问题是,供给会不会像人们宣称的那样多?我们有目共睹的是,供给方面有许多跟人们的预期不符的意外坏消息。”

  与铁矿石等其他大宗商品不同,全球最大型的一些铜矿商一直在下调今年的产量预测,原因是生产受到罢工或工程问题的扰乱。即便中国需求减弱,供给方面的新问题应该也能够支撑起铜价。

  法国兴业银行分析师罗宾?巴尔(Robin Bhar)表示:“供给在增加,而需求仍然疲弱,使得铜价仍然面临下行风险。但价值最高的终极问题是,中国的现货购买是否会增加?”

[ 建议使用IE7版本以上浏览本站 ]
上海有色金属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浦东新区福山路450号13层B座(新天国际大厦)
copyright © 2011 Shanghai Metal Exchange Co., Ltd 沪ICP备12007738号